恶魔之星,四千年前古Egypt的确具有独立的天文知

2020-04-30 21:34栏目:www.88807.com

在这份开罗历当中,分别针对两个神,有两个重要的时间周期,一个是29.6天,另一个是2.85天。前者与关系着月亮的周期,而后者则几乎是完美的吻合大陵五的变化周期 (大陵五现在的变化周期为2.867天,或者2天20小时又49分。)

据国外媒体报道,科学家发现古埃及人对天空中一颗被称为“恶魔之星”的星球有着颇为深刻的了解,他们在3200年前通过不可思议的方式对这颗星球进行了各种计算,甚至帮助现代的天文学家解决了一个难题。目前,惊人的证据表明古埃及人对“恶魔之星”双星系统“了如指掌”,为数年前科学家的调查提供了支持,这个双星系统距离我们93光年之遥。    早在1783年,天文学家约翰·古德里克(JohnGoodricke)第一次指出天文学上的双星系统模型,即两颗恒星相互围绕着旋转。古德里克同时也注意到了“恶魔之星”的存在,这颗恒星在现代天文学上称为英仙座β星,中国称之为大陵五。每隔2.87天就会出现数个小时的亮等降低现象,由于相互围绕着对方旋转,周期性地阻挡了伴星的光线,这也是第一次将双星系统理论化。传统观点上认为古德里克是这一理论的最早提出者,但3000多年前的古埃及人似乎对此已经了如指掌。  “恶魔之星”的位置处于北天的英仙座内,古埃及人对星座内的恒星进行了大量的研究,他们是名符其实的“恒星凝视者”,不仅观测天象,还做了详细丰富的记录,掌握着天空中的各种变化,并将这些天象与占卜等幸运、不吉利事件联系起来,形成某种神奇的预测。来自芬兰的科学家们仔细研究了开罗日历,虽然已经严重损坏了,但还是可以阅读出部分信息,日历中突出显示了在公元前1200年一年中幸运日和不吉利的日子,古埃及人得出了一些令人吃惊的观测结论。  在古埃及人留下的遗迹中,科学家们发现了它们对“恶魔之星”的观测结论,不但有着详细的观测记录,而且还计算并绘制出双星系统内部“运行机制”的图表。在开罗日历中存在着两个周期循环,其中一个持续了29.6天,这个结论几乎与农历的周期完全一致,另一个则是神秘的2.85天的周期。  来自芬兰赫尔辛基大学的研究人员将这个周期归结为“恶魔之星”双星系统周期。由于古埃及人对这个问题做出了非常具体的计算,这个数据甚至解决了一个现代天文学上的难题。根据现代天文学观测发现,“恶魔之星”恒星系统实际上是一个更高级的多恒星系统,共有三颗恒星。第三颗恒星距离另外两颗较远,相互距离最近的是大陵五A星与B星,它们之间的距离仅仅只有地球到太阳距离的一半,而第三颗大陵五C与它们则有六倍的距离。  由于第三颗恒星的加入,使得双星系统变得更加复杂,科学家认为两颗相互旋转距离较近的A星和B星随着时间的推移速率会不断降低下来。对“恶魔之星”进行现代天文学计算到现在仅仅200年,得出了2.867天的旋转周期。在一定程度上还应该感谢3200年前的古埃及人,他们当时已经精确计算出“恶魔之星”的旋转周期精度,达到了2.85天。 [责任编辑:gulfinfo] 轻松掌握中东市场与资讯,请下载【海湾资讯】APP Tags 古埃及恶魔之星天文学家双星系统

这是我第一次乘船旅行,之前觉得游船之旅就是浪费时间,体验了一次才明白船的妙处——不必急急忙忙地赶行程,跑景点,不用被导游催促,不用听到小贩的推销,就这么一日三餐,倒头便睡,或去酒吧加入各国游客的狂欢,或躺在甲板看两岸碧水黄沙,斗转星移,月落日升。这种悠闲的生活对在埃及奔忙了这么久的我们来说,已经是最好的治愈了,有那么一瞬间,我真想就这样坐回开罗去。

www.88807.com 1

阿斯旺到卢克索只有200公里,但由于船行缓慢,还要停下来逛景点,我们足足花了一天的时间才到,其间路过了两个神庙——Komombo和Edfu。

这个理论早在2013年就已经被提出,不过可以理解在当时它们受到了些许质疑。然而研究人员表示,他们现在对此论述更具信心,并说大陵五与守护神荷鲁斯(Horus)有密切关系。

建于托勒密时期的Komombo是一座特别的双神庙,它供奉着两位神——西部的Horus和东部的Sobek。鹰头人身的荷鲁斯神在埃及神话中可是大名鼎鼎,他是冥界之神奥里西斯与女神伊西丝之子,是太阳与天空之神,也是法老的守护神。另一位鳄鱼神Sobek虽然面相凶恶,却是尼罗河三角洲守护女神努特的儿子,也是守护尼罗河的水神,神话中说他曾帮助Horus打败敌人,替父报仇,尼罗河流域对这位鳄鱼神的信仰由来已久,Komonbo神庙旁边的鳄鱼博物馆便印证了这一点,里面大大小小的鳄鱼木乃伊体现了人们对鳄鱼神的崇拜之情。

框起来的字是守护神荷鲁斯(Horus)

我到底是被什么力量召唤而来的呢?这可能永远是个谜。

1/3 123尾页

尼罗河的夜尤其让人难忘。我躺在甲板上吹着风,感觉自己像一片羽毛随水漂流,脚下是茫茫的尼罗河水,头顶是亘古不变的星空。仿佛是为了弥补在黑白沙漠没有看到银河的缺憾,那天的星空格外璀璨。我对着那些依旧难辨的星座,幻想着拉美西斯二世和奈菲尔塔利也曾携手仰望过同一片天空,不由深感命运的不可思议。两个月前,我连埃及在哪个大洲都搞不清楚,如今居然泛舟于尼罗河,徜徉在法老们建造的伟大遗迹之间,岂不是一场梦么?

在埃及乃至金字塔都能发现很多现代人类文明,一份刊登于PLOS ONE的报告当中说道,埃及开罗历法在西元前1244至1163年间是如何描述大陵五(Algol)联星系统的变化,也就是说古埃及人早在3,000年前就已经对遥远恒星之变化有了第一份记录,而他们的这些记录还能帮助现代科学家探索宇宙。

告别阿布辛贝神庙后,我们的游轮缓缓开动,离开阿斯旺往卢克索驶去。尼罗河之旅由此才正式拉开帷幕,我们终于可以暂别炙热的天气和烦人的埃及小商贩,享受一下躺在船上看风景的乐趣。

www.88807.com,Edfu便是供奉上面说过的Horus神的神庙。据说“Edfu”是“复仇”之意,埃及神话中有一段著名的故事:冥界之神奥西里斯本是一位国王,因遭到弟弟赛特妒忌,被设计分尸杀害。其妻伊西丝不辞辛苦地走遍埃及,终于寻回了丈夫的尸体碎片使其复活。然而神奇的是,只有阴茎的部分没有找到,伟大的伊西丝女神就自己用金子……做了一个……后来,她就怀孕了!生下了鹰头的太阳神Horus。Horus长大后在Edfu打败了赛特,终报父仇。所以这里自然就成了古埃及法老们朝拜Horus的圣地。大殿正门口,一左一右站立着两尊的鹰神雕像,英姿挺拔,有俯视众生的庄严之像。Edfu是卢克索地区保存的极为完好的神庙之一,里面不仅有记录法老功绩的象形文字,石柱大厅,太阳船,房顶还有一些明显的熏黑痕迹,据说在罗马时期,基督教徒在这里避难时,曾将其用作教堂的厨房。

两座神庙各具特色,但说实话,对于对埃及历史不甚了了的我们来说,神庙看多了大有千篇一律之感。此次的行程中共要参观七座神庙,我们起初是兴致满满,最后都兴味索然,有的人甚至连船都不下,觉得呆在游轮上也是一种不错的享受。

我们的游轮名叫Esadora号,共有4层,虽算不上豪华,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——餐厅、酒吧、游泳池、商店一应俱全,房间干净整洁,自助餐中可以看到久违的绿色蔬菜,这对我们来说已经是高级待遇了。

重返底比斯篇(四)

尼罗河的夜

版权声明:本文由www.88807.com发布于www.88807.com,转载请注明出处:恶魔之星,四千年前古Egypt的确具有独立的天文知